針對宋讚養《韓國女性主義》影片之回覆

自從影片上傳至今,我以為已經過了一週之久,發現打開電腦寫文的這瞬間,其實才過了3天而已。3天的日子裡,有無數的朋友問我能不能寫一篇長文來反駁、討論,我自己也想了很久,最後實在看不下這麼多台灣人因此被影響,對韓國社會現況有了錯誤的認知,因此決定下筆寫下這篇文章。

首先介紹一下我自己,韓文系畢業後,暑假在韓國某大學上了人權相關課程,後銜接到別所學校就讀社會學研究所。我是台灣人,生理女性。所以本篇文章,我會以「外國人、生理、社會性別都是女性,以及社會學研究生」的視角去分析和敘述。

影片的一開始,宋讚養本人以「我是韓國人,想告訴大家真實的韓國社會」的樣貌出現,這句話與他的國籍本身,造成台灣觀眾產生一種「韓國人說韓國」、「可以放心相信」先入為主的觀念;而宋讚養本人又強調自己會以一個「中立」的立場去敘述韓國男女現況,可惜將整個影片,以及他本人在社群媒體上的發言後,實在很難相信他是以中立的角度在看待和敘述整件事情。

當然,不論是女性主義(feminism)還是性別(gender/sex)議題,在各個國家都還是很有爭議的議題,在韓國更是如此。以台灣人的視角,確實是很難理解、消化韓國性別議題、女性主義的現況和各種脈絡發展,因為在韓國,這種社會問題的結構和深度,相較之下都比台灣來得更加嚴峻。

但就是因為如此,我們在討論韓國的性別議題時,就應該更加謹慎的去參考各方面的資料,再去加以論述。而很可惜的是,宋讚養本人在敘述韓國性別不平等的「起源」時,就以錯誤的論點下定論了。

「儒家思想」才是造成男尊女卑、父權主義社會根深柢固的原因

男尊女卑的思想,在以前的各個國家、亞洲國家確實存在,甚至根深蒂固至今,他以「戰爭」、「做粗工」,以及「生太多小孩需要女性照顧」為理由,想藉此解析韓國男尊女卑的社會結構,但事實是,導致韓國(或者我們可說包含台灣在內的亞洲各國)男尊女卑的最大原因,就是所謂的「儒家思想」。朝鮮是儒教國家,與當時的中國朝貢關係之深,儒家思想成為了當時朝鮮社會道德標準,不單是性別,各種社會層面皆或多或少受此影響。

在亞洲各國隨著世界趨勢一起進入現代化過程之時,朝鮮是相對堅持保留「中國文化」、「儒家思想」的國家。譬如說,在朝鮮時代當時,上至兩班貴族,下至平民百姓,雖然已有「韓文」(又稱諺文)的出現,但還是以漢字的識字與否為身份區隔,甚至是作為評判文學作品的高低標準之一。直到現代,漢字語仍舊佔據詞彙的一大部分,此外多數漢字語的使用仍偏學術性用語而非一般生活用語。透過文字語言作為範例,我們更能知道儒學是如何影響韓國社會直至今日。

小至語言文字,大到性別議題,儒家思想是造成男尊女卑、父權主義社會根深柢固的最大原因。

基進女性主義(Radical Feminism)固然存在,但不該忽視其他聲音

基進女性主義(Radical Feminism)為女性主義裡的其中一個派別,它的核心在於「性別壓迫是所有不平等的根源」,這種結構性的問題必須由它的根源,也就是性別差異著手解決。但生理性別(Sex)的差異始終存在,這也是為什麼性別議題始終難以解決的原因之一。

以我的觀察來說,韓國的基進女性主義者確實不佔少數,她們比起其他派別的女性主義者,更願意花時間、精力來組織團體,發聲、做社會運動,甚至是組織政黨,但僅以此無法代表「基進女性主義」就是韓國社會的主流。

韓國著名的基進女性主義論壇有Megalian與Womad,它們原先都在DC INSIDE的社群網站上活動,後來自行架設網站-Megalian,再因理念不同等問題,出現了Womad這個分支。而現在,除了特定網站之外,人權、性別等社會議題較為開放氛圍的Twitter上可以見到她們的蹤影。時不時的也可以見到基進女性主義者與女性主義者、與生理男性辯論的畫面。

就像宋讚養本人在影片裡提到,在探討一件事情之前,我們必須先去了解那個國家的文化,因此就如同我本人,在理解韓國基進女性主義之時,也花了很多時間去了解,才有辦法「理解」,但始終不能「完全接受」。

如同在影片裡提到的《淑明女大事件》,事情發生於今年2月,一位已動過性別轉換手術,並在法律上合法取得女性身份的跨性別者,考取上淑明女大法律系,卻因為各方的輿論壓力下,最後放棄入學,等待明年重考。

由於基進女性主義排斥跨性別者(Transgender),強調「生理女性」權益的她們,認定她的入學間接象徵著男性入侵「女性空間」,於是各校的基進女性主義社團連署發表反對入學聲明。

「女子無才便是德」等諸如此類的性別不平等概念,導致女性的受教權被忽視、剝奪於無形之中。為了彌補女性教育空白、提高女性升學率,才另外成立了女子大學,供女性受教育。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女大成為了女性專屬的、接收知識的殿堂,而跨性別者的加入,也造成了基進女性主義者的大力反彈。

但其實諷刺的是,女大的存在在現代社會反而象徵著「性別不平等」。不論是基進女性主義者歧視非生理女性、男性、跨性別者,還是女大的存在本身,都在告訴我們,差別仍舊存在。

儘管最後該跨性別生還是不敵反對聲浪,決定放棄入學資格,但並不表示在韓國並沒有正面的聲音,更不苟同宋讚養在影片裡所說的「女子大學可以說是女權的代名詞」。因為當時不論是個人、同校學生、社會團體、律師團體,甚至是她原先準備入學的系上教授,還是有很多人給予正向回饋與鼓勵,而我當時也是連署中的一員。

而她本人後來聲明,雖然放棄入學,但至少自己跨性別者的身份被社會看見,足矣。

對女性主義的錯誤認知,女性主義的單一框架化

宋讚養的影片裡其中的最大問題在於,他並沒有先確實的了解「女性主義」後,再加以探討韓國社會現況。如同先前所提到,基進女性主義(Radical Feminism)為女性主義裡的其中一個派別,它不能代表所有女性主義,理所當然我們也不能將基進女性主義和女性主義混為一談。

他在影片裡提到了幾個基進女性主義論壇(組織),其中Megalian與Womad已經不用再提,畢竟她們就是真正的女性主義者,並以此身份認同活動。但是我想指出其中的幾點錯誤,譬如說,韓國女性家族部這個公家機關,與名為韓國女性民友會(Korean WomenLink)的社會團體。

女性家族部成立的原因其實和女子大學差不多,簡單來說就是因為女性的權益在父權主義社會下長期被排除在外,所以最後成立了一個「女性家族部」,專門處理女性、青少年、多文化家庭等事務,連偷拍、家暴也都找他們處理。成立的這幾十年間,這個政府機關替女性爭取了夜間、清晨地鐵專用車廂、停車場專用車位等福利政策,並長期投入研究女性權益,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關於針孔攝影機偷拍受害者報告,以及文化產業下女性刻板印象的影響等等。有興趣、剛好也懂韓文的朋友可以上女性家族部的官方網站下載檔案拜讀。

女性家族部的存在一直以來都受到質疑,有人質疑為什麼要特別設置一個部門給女性,有些人覺得給的補助款太多、質疑他們把錢花到哪裡去,有些人質疑報告內容、質疑部門裡長官的發言,揚言要連署把這個部門廢掉。

韓國女性民友會(Korean WomenLink)是韓國著名的女性團體,他們最大的貢獻為推動去除「戶口制度」,除此之外他們還提供女性各種商談及法律上的支援與協助。不論是這次N號房事件,還是在這之前在韓國大街小巷裡發生的偷拍事件,女性民友會就有提供支援,協助受害者刪除流竄在網路上的「復仇式色情(Revenge porn)」或是被偷拍、脅迫下留下的影片、照片與資料等等。

看到這裡,大家還覺得宋讚養在影片裡提到的組織,真的「全都屬於」基進女性主義派別嗎?我知道韓國的維基百科裡將它們分類在基進女性主義派別,但那種誰都可以修改的開放式資訊分享網站的資訊,是我們能一味相信的嗎?希望大家多多思考。

我的生活不是你的A片

宋讚養在影片裡提到,《82年生的金智英》裡金智英的一生,譬如說遭偷拍在韓國是「比較極端」的行為,身為長期居住韓國的留學生,我必須說,可能因為他沒有去過女廁不清楚,但就我的經驗來講,我在韓國待過三間學校,有兩間學校的廁所都有發現針孔,一個在教學大樓、一個在圖書館。以前常去的迷妹搶票聖地網咖女廁也發現針孔,去年去的拼盤演唱會的流動廁所內也有發現針孔。甚至如果你是較關心韓國社會新聞的人的話,幾乎每天都能看見和「偷拍」有關的新聞。

就最近來說的話,N號房無疑是最大的案件,再來昨天韓國某家大型藥廠的長子涉嫌偷拍,還將影片上傳至Twitter。警方向法院申請搜索票,被以「受害者沒有露臉」、「上傳者主動刪除」,以及「受害者不想把事情鬧大」等理由駁回檢察官的申請。

我曾經讀過兩位遭受「復仇式色情」受害者的訪問,她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遭伴侶拍攝影片,而伴侶又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影片上傳至網路,從此之後影片在網路上不斷繁殖,她一下是「口交很厲害的女後輩」、一下是「很會的前女友」,又突然變成「合得來的炮友」,她只能哭著寫信給網站管理員,請他們幫她刪除影片,但刪了之後,影片還是會無限繁殖。更不用說,如果要請專人刪除的話,還得付出一筆2-300萬韓元的支出。

因為文章篇幅的關係,這部分就先講到這裡,如果有人對這部分有興趣,可以參考關鍵字搜尋,網路上已有大量文章可閱讀。

「女性主義不只是解放女性,同時也是解放男性。」

「在女性主義裡面,男性也是不可缺少的一份子,我們不只是想解放女性,也想解放男性,因為無論男女,都被社會賦予過多期待與刻板印象,我們想要改善這個現象。」

這幾年女性主義經常遭受汙名化,甚至有人質疑「為什麼要叫女性主義,而不是男女平等主義?」或是「女性主義就是女權自助餐,只想要權利,不想要義務」,真的是這樣嗎?吳嘉麗感慨地表示,「女性在過去都是遭受壓迫、沒有太多權力的角色,歷史上也都是用男性的角度看世界,女性主義代表要用女性的角度看世界,爭取女性的權益,但並不是從此否決男性、打壓男性。」

這是現任女書店經營者吳嘉麗在接受訪問時說過的話。

「女性千百年來一直在當鏡子,當有法術、有美妙魔力的鏡子,可以把鏡子外的男人照成兩倍大。沒有這樣的法術,地球現在恐怕都還處處沼澤和叢林。……女性要是不低下,男性就大不起來。」

— 吳爾芙 《自己的房間》

而這段則是著名現代主義、女性主義作家吳爾芙在《自己的房間》裡寫下的句子。

男性說教(Mansplain)、社會壓力將女性限制在框架內,在那個框架裡,女性必須被消音、臣服於男性,而那些難以控制的、不聽話的、不臣服的女性,變成為「厭女」的對象,厭女之後是歧視,後是殺女(Femicides),是女性在日常生活中實際面對的現實與威脅。

我不否認基進女性主義在韓國的行動,造成了某些影響,也不否認她們在網路上對男性做的謾罵。這對身為女性主義者(Feminist)的我來說,也是不贊同的行為,因為我所支持的女性主義,是自由、是平等,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優越的,也不想排擠社會上的任何一個人。

但我更加不能贊同的,是宋讚養在影片裡,口頭說著「我要以中立的立場去分析」,卻以一個父權社會下既得利益者的角度,不斷的將女性主義單一框架化,不斷地抨擊女性主義,將「女性」這個父權社會下的「第二性」、「犧牲者」、「受害者」,輕鬆地放上了「加害者」的位置上。

抨擊基進女性主義不會使我們的社會變得更公平、更自由、更平等,更何況宋讚養等「KOL」,在現代社會身為有影響力的「自媒體」,希望他們在面對這些社會議題之時,可以更加多方面的搜集、參考資料,再向觀眾傳達訊息,才不會有誤差與造成誤解的可能。

文章到此,全為我個人的觀點與立場,若有任何地方想有疑問、指教,歡迎留言一同討論。謝謝大家!

生不對、死不起。一個留學生BPD患者的日記。我有精神疾病,我追星、我參加社會運動。

生不對、死不起。一個留學生BPD患者的日記。我有精神疾病,我追星、我參加社會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