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官能症手札(三)社會運動

「保護人民才是警察該做的事啊!」

參加示威前我也思考了很久,畢竟身為一個外國人(甚至還不是香港人),在國外做社會運動是有風險的,例如像韓國法律就有明文規定外國人在韓國滯留期間不得參與社會運動。因此最一開始的我是徬徨、是害怕的,我害怕的不是中國人的搗亂、害怕的不是中共的監控、害怕的不是拋頭露面會使我遭遇不測,只是很單純的,「是否違法?」而已。

與反對者的面對面抗爭

除了上面提到的各種示威活動之外,韓國各大校園的「連儂牆」也是一方面讓人看見自由民主的光輝,看見跨國團結的力量;另一方面也讓人見到了少數中國學生的不友善、暴力、無法溝通,以及扭曲的國籍意識。有些學校的「撐香港」連儂牆被毀損、橫幅被中國學生用美工刀割壞,還有的中國學生直接對「反送中運動」支持者動粗,甚至還惡人先告狀,將韓國與香港學生的影片上傳至微博公審。

這張宣傳單在不到一個小時內就被中國學生撕毀
於是我再次貼上新的傳單與一張手寫信,周圍是其他學生的聲援
中國學生將「寫著共享自由言論」的紙直接覆蓋在我們的聲明上
中國學生將寫有「共享言論自由」的紙,直接貼在我們的聲明上

我的精神官能症

回到我本身的精神疾病,黑警對人民施加的權力不對等的暴力帶給了不止香港人民,還有全世界的人無限的憤怒與遺憾,沒有人能相信這居然是此時此刻發生在文明國家(地區)的事情。就像歷史上每一次的抗爭,都帶給了整個社會無法抹滅的「世代恐慌」一樣,那些暴力、那些悲傷、那些無力和「無可疑」,也讓我原本就不平穩的情緒與病情惡化。

--

--

生不對、死不起。一個留學生BPD患者的日記。我有精神疾病,我追星、我參加社會運動。

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
朵拉

朵拉

生不對、死不起。一個留學生BPD患者的日記。我有精神疾病,我追星、我參加社會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