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自殺防治中心

從一般諮商中心被轉介到自殺防治中心應該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一週兩次出動救護車、被強制送醫後,我終於來到一直以來透過電話諮商的自殺防治中心了。

從學校搭一班公車就能到的地方,但要花40分鐘左右。最近韓國大雨連綿,甚至很多地方還傳出災情,但我去中心的那天天氣意外的好,在公車上我看著窗外,忍不住拍了幾張路邊風景,卻也不禁想起「我到底是為什麼、到底是哪裡、從哪個部分開始出了錯我才會到這裡來呢?」

進去之後負責我的諮商老師出來迎接我,帶上一位精神科醫師一起做一次深入諮商和檢測,「如果0-10,想死的程度是多少?」、「如果要我現在就去死,我願意,我沒有什麼好留念的。」,「如果0-10,想活著的程度是?」,對於這個問題,我只剩下沈默。

最近遇到的所有專業人士都問我要不要回臺灣集中治療,也就是回台灣住院接受治療的意思。我當然知道他們是「為我好」,因為我在韓國沒有保險,隨時都有可能像上次一樣,送了急診室卻因為三萬元台幣的醫藥費而作罷。可是回想一下我為什麼會來韓國?我是逃來的。

大學逃到台北去讀,讀完後逃到韓國讀研究所,就是為了離開那個讓我窒息的家,我是多麼的拼命才逃出來的。家人不打算幫我出研究所學費,所以我選了願意給我全額獎學金和每個月生活費的研究所讀,我是這麼努力才逃到兩千多公里以外的地方,可是一切好像又毀了,我果然又失敗了。

成績還不錯的順利地修業了,可是我還剩論文,論文需要集中精神,需要花很大的心力,可是我沒有這個辦法,我連話都不想說了,該怎麼寫出一篇論文呢?雖然這可能都只是藉口,我只是爛,也是懶,而已。

最近每天都關在房裡,會去的地方只有醫院、中心、郵局(寄小卡ww),連我最愛去的咖啡廳也幾乎不去了,每次出門還是習慣帶上平板,想說能在咖啡廳讀一陣子的書,可是坐五分鐘、十分鐘,我就一陣恐慌上來想逃回房間了。

我自閉、我不說話、我關著我自己、我自殘、我暴食、我催吐,我變成我討厭的樣子,我變成大家眼中「奇怪的樣子」,那和我要的不一樣,我想要的是告訴大家一個患者也可以過上好的生活,可是我失敗了,我果然又失敗了。

又過了一天/我過的是什麼時間/距離好遙遠/重複的假笑沒人發現是種欺騙 不是怕被忽略/是過份渴望了黑夜/徹底一片/安靜到只剩下冰川碰撞的嗚咽

WaWa — Don't cry Don't cry

生不對、死不起。一個留學生BPD患者的日記。我有精神疾病,我追星、我參加社會運動。

生不對、死不起。一個留學生BPD患者的日記。我有精神疾病,我追星、我參加社會運動。